人形劇

一个有脑洞就往这儿扔的非常驻号,会有多少人看见全都随缘(〜 ̄△ ̄)〜

【乙女向】【楚|方|萧|蔡|邱|原X少侠】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梗,人物属于楚留香手游,OOC属于我
——————————————————————
原梗是以前在贴吧看到的一个水贴用小尾巴:
男朋友生气了怎么办 
搂着他的脖子 坐在他的大腿上 
用双腿缠住他的腰 
一边看着他的眼睛 一边摸他的敏感部位 
然后紧紧抱着他 在他耳边呼气悄悄说着情话 
然后吻他从耳根到脸颊 再顺着喉结一直往下 
紧接着你会被日死的我跟你讲

感觉用了这个梗的少侠在这一群人中只有面对蔡师兄才攻得起来了 ( ̄▽ ̄)
——————————————————————

楚留香
虽然按照话本上写的那样道歉了,但楚留香的表情并没怎么改变,看起来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少侠有些纠结,现在做到一半,后面的该怎么做话本上没继续写,只能自己来自由发挥,但她是第一次用这种方法来道歉,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她也不是很清楚了,楚留香什么都不说,她现在停下也不是继续也不是,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是自己做得不对吗?还是说,话本里的方法对香帅这样的人是没用的?
大概是后者吧,少侠这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一点。她因为此时对方的反应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对他撒娇,被他嫌弃没有红袖和甜儿做得好的回忆。
对啊,香帅是情场高手风流浪子,面对这种情形还少吗,怎么着都应该比没吃过猪肉只见过猪跑的她要熟练啊,她到底是在想什么,才看过几本话本就敢用这种方法跟经验丰富的香帅道歉?
怪只怪在她太想让楚留香快点原谅她,于是看到一个似乎会很有用的方法就没想太多很快拿来用了。
看来没必要继续了,少侠有些沮丧地垂下头去,说声多有得罪便要从他身上下来,却被轻柔地搂住了腰部,一时重心不稳趴在楚留香怀里。
少侠费力地想要撑起身子,抬头对上一双含着笑意的眼眸。
“小友怎的不继续了?楚某可还没原谅呢。”

方思明
“……”
“……”
方思明带着几许冷意的视线让少侠有些畏缩。但他并没有把少侠从他身上赶下去,就那样冷冷地注视着她。
“你这是在干什么?”
“道、道歉。”
方思明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高兴,少侠小心翼翼地解释。
听了少侠的回答,方思明有些无语。
“是谁教你这样道歉的。”
为了安抚他的情绪,少侠只能老老实实坦白:“在话本上看到的,说道歉时露出胸部是常识,越是这样身体力行的道歉越能让对方看到你的诚意。”
她都看了些什么话本……
内心腹诽着,方思明的视线却因为她的解释柔和了少许。
“所以你做这种事是为了让我看到诚意,不是想和我做什么。”
少侠愕然抬头:“没这回事!我只是想快点和思明兄和好,并没有肖想你的身体,这种事思明兄你不同意我是不会做的!”
话音未落,少侠整个便落入了方思明的怀抱,这样近距离贴着他裸露出的胸膛,少侠顿时满脸通红。
就算没想过做出什么出格之事,但和喜欢的人这样近距离接触很难把持住啊。
方思明的脸埋在少侠颈间,她的耳边传来对方似乎带着叹息的湿热吐息:“小蠢货,让我来教教你要怎么道歉。——这方面,我比你熟多了。”
明明是情动的话语,最后一句话却似乎带着莫名苦涩,少侠不安地想要开口询问,被他封住双唇夺走了开口的机会。
“……什么都别问,好好感受就好。”

萧疏寒
“胡闹。”对于少侠的动作,萧疏寒也只是不轻不重地责备了一句。
“我就知道大道无情的萧掌门不会那么容易生气的,所以原谅我了吧?”少侠笑嘻嘻地蹭了蹭萧疏寒,后者无奈地轻轻揉了一下她的头。
早就知道了所以并不担心,所谓道歉也只不过是一个趁机多碰碰他、增加亲密接触的借口而已。

蔡居诚
“唔……你他妈做什么!住手!”
蔡居诚因少侠的动作忍耐到眼眶发红,想要维持平时的盛气凌人,嗓音却被快感晕染得沙哑,于此情此景平添几分暧昧。
“在道歉啊。”少侠笑盈盈地望着他强行忍耐的表情,搂住他脖子的一只手向下滑落至他腰间,掀开了那边的袍角。
“谁让你这样道歉的,马上从我身上滚下来!”蔡居诚咬牙切齿地扣住她继续往里探入的手,拼命不去意识到被少女煽动起的情欲。
手腕被紧扣住无法动弹,少侠也不生气,眯着眼睛享受那只扣住自己手腕的大手正剧烈颤抖,“想让我下去吗?那就原谅我啊~只要蔡师兄原谅我,我明明就不用继续这样道歉了。”
“你……!”
少侠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轻笑着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捏了捏他已经精神起来的欲望:“真的想让我下去?”
“哈啊……”蔡居诚皱眉仰起头忍耐被她触摸的兴奋。嘴上再怎么抵触,身体还是诚实的享受起来,屈服在少侠的“道歉”里。
少侠将唇轻轻印上他仰起头暴露出的喉结处,伸出小舌缓慢地舔舐逗弄着。
“蔡师兄经常生我的气,所以我像这般道歉的时日还长。”
意识沦陷在欢愉的热度中时,听到了少侠愉悦的轻笑声。

邱居新
少侠被邱居新盯得不自在,讪讪地解释这是在道歉。
“嗯。”邱居新看来是接受了这个说法,松开钳制她的手。
少侠心里偷偷松了口气,想要从邱居新腿上撤下来。
然后她又被扣住肩膀限制了行动。
“嗯?”
少侠不知所措地对上邱居新疑问的视线:“不是说原谅我了吗……你刚才不是这个意思吗?”
“嗯。”简短的回答,扣住肩膀的力道并未减轻少许。
要理解邱师兄的每个嗯代表了什么看来比想象中的难……少侠欲哭无泪。
近距离紧紧盯着少侠湿漉漉的双眸,邱居新慢慢说道:“继续做下去,就原谅。”

原随云
是错觉吧,原随云明明是看不见的,少侠却有种被他扫视的感觉。隔着黑色眼罩似乎能感觉到他的视线,粘稠地附着在她身上。
这种威压和颤栗感,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虽然目前还没被捕食,却已经能通过对方的视线感觉到被蛇的信子舔遍全身的错觉。
还……还要继续吗……
少侠一瞬的犹豫和胆怯被原随云捕捉到,他的手状似无意的按上少侠缠住他腰间的双腿,将她的退缩扼杀在萌芽阶段。
“呜……”少侠猝不及防,被他的动作惊得身体一紧,这份紧张透过二人紧贴的身体分毫不差地传达到原随云那里。
“呵。”
少侠的反应让原随云很满意,他伸出手去挑开少侠的衣襟,用让少侠充分感受到衣衫从身上滑落过程的方式一点一点褪去她身上的遮蔽。
少侠骤然急促的呼吸在原随云听来格外清晰,他轻舔少侠的锁骨:“看不到你此时的表情真是可惜,作为补偿,让我好好感受一下你的反应吧。”

萧疏寒X猫系少侠,一个有点想撸猫的萧掌门,一个有点恋父情结的少侠,一个有点无聊的午后日常( ̄△ ̄)

人物属于楚留香手游,OOC属于我,我知道我的萌点和OOC的方向有点奇怪……

那个少侠又来了。

有时候是规规矩矩地从太和桥跑过来,有时候是直接从金顶一跃而下,选好地方后便安安静静地看着萧疏寒发呆,一看就是一半天,让人疑惑她哪来的那么多时间只看着掌门不做任何事。

不过像她这样的少侠也不少,毕竟武当的掌门好看嘛。

巡山弟子们不知不觉早已习惯来访的各路少侠把他们掌门当成武当的风景之一前来观赏,年纪轻轻便已大道无情的掌门到现在应该不会在意这些了。

在悟道之人眼中看来,这些来来往往的少侠与一花一木一草一叶也并无不同,无需对此多么上心吧。

……所以,萧疏寒莫名觉得那个经常盯着自己发半天呆的少侠有点像猫应该也是可以理解的?

虽说人也好猫也罢,在习得大道之人的眼里都是这大千世界中的一环,不过就算问未能悟道的其他人,在他们的眼里这个少侠也确实和猫有点相似。

她总是乖巧地端坐在附近,用像猫一样看不出想法和情绪的眼神凝视着萧疏寒,有时是几个时辰,有时会是整整半天到一天,看够以后便一言不发地离去,也会有一看好几天然后很久不来的时候,就像猫一样随性。

一般人被他人这样直勾勾地盯这么久多少会有些不自在,但修道之人大都不是一般人。少侠此举最多是稍稍吸引了萧疏寒的注意,判断出对方并无恶意,习惯了那视线以后便也不以为意。

倒不如说习惯了那道经常会出现的视线,在少侠偶尔很长时间不来的时候众人还都有些别扭。——总觉得那个像猫一样静静盯着萧疏寒的少侠于不知不觉间也成为武当的一道风景似的。

……说起来武当这里的猫好像并不多,所以武当弟子才能把喂乌鸦当成日常吧。照那群乌鸦被喂肥的程度,要是这里有猫还能活到第二天吗。

萧疏寒想起那个喜欢拿石子砸乌鸦、现已叛出武当的二弟子,在对他的残留印象中,似乎模糊地记得蔡居诚是个猫控。以前蔡居诚还小的时候,曾高高兴兴地抱着不知哪来的小猫来找他分享。

指尖稍微回忆起了抚过小猫那柔软的绒毛的感触。萧疏寒无意识地看向少侠的方向,正巧此时少侠被和暖的日光晒得有点晕乎乎的,舒服地眯起了眼。

这神态看起来更像猫了。

萧疏寒默默捋过手中的拂尘顺了顺,压下心头那好像有只小猫在挠的痒痒的感觉。

得道之人理应不再为这些红尘杂事挂怀,但就此一直心有记挂也易影响修行。承认自己想要撸猫,也不是多见不得人的事。

萧疏寒漫步走出大殿,望见长生殿那边一群少侠热热闹闹地聚在一堆打坐聊天。看来今日汇集日月精华的打坐点是在此处了。

一直呆在一个地方干打坐也会无聊,少侠们不知不觉间习惯了与一起来打坐的江湖同道八卦聊天打发时间外加联络感情。考虑到此处是武当,八卦到某些内容时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对习武之人来说就算把音量放轻也意义不大,高手凝神静气还是能听到谈话内容的。

少侠们窃窃私语着,听说在林曼薇心中,一位武当道童已经死了130次。

武当逆徒蔡居诚现在点香阁卖艺不卖身,似乎是欠了梁妈妈一笔巨款。

震惊!畅销江湖的情欲书籍系列竟出自武当居字辈两位师弟。

黎端凌和白羽这对虐狗的武华小情侣究竟什么时候结婚?

江湖上有一群人在等着郑居和师兄切黑呢。

路过的巡山弟子听到一些身为武当弟子无法不去在意的八卦,很想加入进去求具体,但一看掌门就在附近又不敢,几乎快要憋出内伤。

萧疏寒对这些倒是不萦于怀,年轻人好奇心强爱凑热闹很正常,在打坐点八卦打发时间也是江湖常态,若是无损武当声名便随他们去了,也不会有多少人把这些道听途说当真。

……似乎也不完全没人当真。萧疏寒发现那个有点像猫的少侠也在这群人中端坐着静静注视着说话的人,看起来很认真。

少侠们又八卦到新的内容,听说武当金顶的最高点藏着一位世外高人雪球,传说她每个月初一都会现身送给有缘人大笔福利。

“为什么我来武当那么多次都没遇到过……”少侠纳闷地低语。

八卦的那位忍笑拍拍她的肩:“来武当的时候不要直奔萧掌门,往太和桥右边多走走。”

人群里传出各种理解的窃笑声,有多少人来武当直奔萧疏寒而来,看来是都懂。

既然提到萧疏寒,八卦便理所当然的八到他身上。听说武当的萧道长被抢了老婆一点都不生气,是因为他有点别的癖好……

突然打坐群众都不说话了,一脸惊恐地望向少侠身后。

下意识接口问是什么癖好的少侠看着群众反应有种不好的预感,慢慢转过身去。

“萧掌门——?!”

受到惊吓的少侠一下子跳了起来,宛如吓到炸毛的猫。

“你什么时候来的……?对不起我不该在意这个!”

少侠一边小心翼翼道歉一边往后退,在萧疏寒眼里像极了怕到耷拉着耳朵一边后退一边发抖的小猫。意识到的时候,手已经按住她肩膀封锁了她后退的举动。透过掌心的接触感觉到少侠整个都僵硬了。

“胡言乱语,该当责罚。知道错了便随贫道来一趟。”

淡漠的语气并不严厉,但将要被长辈、还是武当这种名门大派的掌门惩罚让少侠很是胆怯。

她求助地看向和她一起打坐的武林同道,然而众人只是不自在的回避她的视线。

少侠只能垂着头磨磨蹭蹭地跟着萧疏寒离开此处。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们到了萧疏寒的房间,为什么她还被拽到萧疏寒腿上了。

说是拽,但萧疏寒的动作并不粗暴,只是少侠因为心虚而没有反抗,便随萧疏寒处置了。

接着便感到他的手轻柔地抚上自己的头,顺着后颈温柔抚摸下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少侠满心疑问,却不敢动,只能一言不发老老实实的任他按揉着颈后。

少侠的身体还是太僵硬,像是完全被吓呆到没有任何反应的猫。萧疏寒微不可察地蹙眉,放柔了力道想要缓和她的紧张。

修长的手指顺着后颈慢慢向下,抚过少侠单薄纤弱的背,指腹停留在腰窝那里轻轻地划着圈,这样爱抚一番后再回到她的头顶,重复这个过程。

明明已经做好了被生气的掌门狠狠教训的准备,但并没有多疼多过分的对待,而且……好像还有点舒服?

这是责罚吗?这不同于少侠所知的任一种惩罚啊。

不知该不该放松下来,少侠迷惑了。

掌心按住头顶传来的温暖,让少侠想起了父亲,——她对父亲已经印象不深了,记忆里还从未有哪个成年男子像这样摸过她的头,更不用说是这样顺着头继续往下爱抚后背。柔和的动作能感觉到对方的喜爱与呵护之情。

少侠以前只能远远地羡慕着那些能被父亲和兄长摸头的孩子们。那样看起来好像很舒服,因为被摸的孩子都很开心的模样。

萧疏寒的手指缓缓抚向她的肩,那温度让她轻轻一颤。

现在亲身体验过了,被如此缓慢慎重的抚摸着确实很舒服,但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这样坐在萧掌门的膝头被他抚摸着没问题吗?要放松下来好好感受吗?

少侠心乱如麻,紧紧抓着膝盖,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恐慌。

看到她还是无法放松,萧疏寒索性将她翻过来正面相对,一只手按上她的后颈,另一只手扶住她细弱的肩膀。

“呜嗯——!”

少侠被吓到了。

她不敢看萧疏寒的脸,只能像小猫一样把脸埋在他胸口轻轻发抖。

明明是以前看过很多次的脸,现在却觉得难以直视。不知道为什么会怕,萧疏寒的动作一直非常温和。但她就是年轻人心性本能地害怕长辈。萧掌门毕竟不是父亲也不是兄长。

感觉到少侠柔软的脸颊轻轻贴着胸膛,那份小小的一团温暖在怀中微微颤动着,萧疏寒犹豫了一番,按住她后颈的手轻柔地顺着她顺滑的长发往下抚弄着,尽情体验指尖的触感和温度。

把脸埋在萧疏寒胸口的少侠,就这样僵硬地感受着萧疏寒手指和怀抱的体温,闻着他身上若有若无的药香,意识似乎也变得迷迷糊糊的。

萧疏寒的怀抱,比自己想象的要温暖和舒适。

到底要不要放松下来啊……再这样下去,自己要是睡着了怎么办……她昏昏沉沉地想。

直到萧疏寒的手绕过她的长发,慢慢滑过脸颊逗弄着她的下颚,少侠才从这个动作中后知后觉的发现,萧掌门这是……把她当成猫撸了?

少侠整个都石化了。

一个风水轮流转的小段子,人物属于楚留香手游,OOC属于我

这真的是乙女向,只不过是少侠X蔡居诚而不是蔡居诚X少侠=v=

那一年蔡居诚还没有离开武当山,少侠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

少侠奉师门之命来武当送信,不巧冲撞了蔡居诚被冷嘲热讽一番,少侠自己也是个烈性子受不得激,本来吵个十几句就能解决的事一来二去发展成必须得动手的地步,少侠翻出武器就要跟蔡居诚打父子局,输的人喊赢的人作爹。

一旁围观的众武当弟子已经全不敢说话了,看向少侠都是看勇士的眼神,居然没人反应过来以少侠的性别被叫爹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当然也不会有谁觉得少侠真的会赢。

蔡居诚本打算口头嘲讽两句就走,会变成这样也并非他的本意。平时总会劝他就这样算了的朴道生和郑居和此时偏偏都不在,一旁的武当弟子也只是站得远远的围观还回避他的目光,根本不能指望他们来打圆场。怎么偏偏是这种时候,蔡居诚感到头疼,他希望武当上下惧于他的威风,但不是在这种场合下。

对面的小姑娘还虎视眈眈的瞪着他非要当场分个胜负,让他更心烦意乱。他怎么说也是掌门的第二个弟子,以他的身份和武功还犯不着去欺负这种学艺未精的黄毛丫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看来不应战是没法收场了。

……最后少侠毫无悬念的输了,毕竟实力差距摆在那儿,远不是靠她一时热血上头便能填平的。

感觉到四周投射来的或同情或无语或忍笑的视线,少侠恨不得钻进地缝里,但她也只能咬牙切齿地对着蔡居诚喊了一声爹。

蔡居诚也没打算真让她愿赌服输,最多看看小姑娘不甘心的表情挫一挫她的锐气就行,没想到小姑娘如此实诚,倒显得自己以大欺小,一时不知该做什么反应才好,最后也只得恶人当到底,冷笑一声让她下次注意一点。少侠双眼含泪咬紧下唇,恶狠狠地放下话说你给我记住迟早有一天我要打回来,让你倒在我身下求饶,说罢便轻功逃离武当,逃得太仓皇还被路边的树给刮得一个踉跄,让围观群众都是相当的无语。

蔡居诚看周围的师弟们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还在窃窃私语什么,也是相当的无语。这都什么事啊。

然后几年就过去了,几年的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要不怎么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呢。

“混蛋……你疯了吗,快从我身上滚下去!”

少侠笑眯眯地望着身下俊脸通红喘息连连的蔡居诚,有朝一日能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模样真是太解气了。

“如何呀蔡师兄,当初我就说过迟早有一天要让你在我身下求饶呢,虽然现在是另一种场合但笑到最后的是我呀~”

笑着说出耀武扬威的调戏话语,她垂下头轻舔蔡居诚的脖颈,愉悦地感觉对方随着她的动作猛的一颤。

“……!”

开心地看着蔡居诚皱起眉头忍耐她的挑逗,少侠凑近他耳边,吐气如兰的低语:“‘爹’,女儿干得你爽不爽?”

“呃……!!你……你疯了吗……!”

几年前的输赢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被旧事重提,被比自己小的少女在耳边吐息着说出这种荤话的羞耻感和背德感反而催化了异样的快感。

少侠感到深埋在自己体内的楔子在她说出那句话的瞬间明显变硬变热了,她一挑眉笑道:“竟然对这种话很有感觉,蔡师兄原来是个变态啊。”

“呜!可恶……等你从我身上下来,我就把你杀了……”

“那我可得做到蔡师兄没力气杀我才能下来呢,呵呵呵~”少侠撑住他的腹部,慢慢扭动着腰。

蔡居诚的额头沁出一层汗珠,少侠再这样欺负下去,他恐怕是没法继续忍耐了。

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想不开,才会招惹上这样的无耻妖女啊。蔡居诚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任少女在他身上为所欲为。

海猫EP7这首BGM真好听啊=。=